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屋、家人与家  

2007-08-17 11:37:29|  分类: 经济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老屋、家人与家

刚下过一阵雨。

我静静的独坐在庭院的井台上,仔细地打量着院落的每个地方,院子里的房子显示,这里曾属于一个殷实之家。屋檐、滴水、雕花的青砖以及门楼上天然矿物彩绘的图案。看着这一切显示,我的想法是差不了的。

屋子在陕南一处古寨子里,现在成了县城,原来的主人搬走后,这处屋子被我家买了下来,父母在这里居住,可我总感觉到陌生。

屋檐漆黑、屋里的梁栋漆黑,屋顶上生长着一丛丛瓦松,檐口处还堆码着一摞一摞青瓦。青瓦是为了防止房屋漏雨的,其实、屋子已有多处漏雨,且房子的东山墙业已坍塌,被临时遮挡上塑料布。只有院子里的石子路与屋檐下用青瓦立设的路牙、还张显着一波波古朴与阳刚。

透过豆角架,一线夕阳将影子斜斜的映在院子里的地上、与我的身上。若非雨后郁郁葱葱的豆角与园子里的蔬菜,院子里似乎看不到一丝灵活之气。

一对、一答,一老、一少,两声话语从院外传来。小侄女被奶奶牵扯着走进院子,后面还跟着我12岁的儿子。听着侄女稚嫩的歌谣,院子里立马有了生机。

“大公鸡、喔喔叫,小朋友起得早”。她也只会这两句,咿咿呀呀的念着,饶有兴致的反复吟唱。举手揪着两只鲜艳的大公鸡造型的氢气球,看着气球漂浮在空中,叫嚷着,欢乐的口水直流。

12岁的孩子,因为初回老家,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,拿着相机到处走动,还将梯子架在院墙上、爬上屋顶。在他眼里,一切都是那么新鲜,青瓦、带有滴水的檐瓦、老屋上的瓦松、高挑雕花的屋脊,彩绘的檐口,连同院子里井台上汲水的辘轳,一切都那样新鲜。我的心也为之热情了。

再细寻思,原来家并不在意住啥样的房子,主要还是要有自己的家人,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。和睦快乐才是最重要的。我的心理顿时有了家的感觉。

此后、对于人与物的分量,使我陷入了再一次的深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元朴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