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关雎鸠   

2008-08-31 11:35:54|  分类: 闲言碎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关关雎鸠

--------------和谐之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元朴

 

由文字记载看先民们的生活,以及喜怒哀乐表现,最自然、最切切,最轻松、也最没有束缚的就是《诗经》了。

同时由《诗经》可以看到先民们的生活是多么的切近自然。叫叫嚷嚷之间传送了和谐之声。

先民们高兴了叫一叫,悲伤了也叫一叫,有病呻吟一下,无病也要呻吟一下,这些叫喊与呻吟编撰成册就成就了《诗经》或有类于《诗经》的一株株奇葩。有的直抒胸臆,更有的托物寄意。原本两性相悦,偏说什么“关关雎鸠……”。而这些也更是诗文的魅力所在。

先民们原本是率性的,人格是平等的,心态是自然的,无拘无束。可统治者一出现就不容先民随意而歌了,这才是人性压迫与精神束缚的开始。

至秦、有个人规范了文书,而汉、有人固定了行为之体,至建安而有差别。此后纷杂的文体更间有朱熹等等并八股之风,增设了无数的障碍,歌赋诗词更成了仕族文人的专利。平头百姓难以染指了。当文学变得华丽无比的时候,乡间野村之中却保留了一份纯真。至今乡间还能见到有类于“关关雎鸠”调笑。

有情人坐在小河边、看着流动的河水以及河州清草间嬉戏的鸭子。笑问:你看那两只鸭子在干啥呢?羞的被问者一脸嫣红。无不透着原生态的诙谐与天趣。

《百家讲坛》的一位先生讲杜甫“暮投石壕村、有吏夜捉人……”。最后“独与老翁别”。人都抓完了,为啥不抓作者呢?他为何还能“独与老翁别”?我曾经一直不得其解,后来才知道因为他是“仕”。这就是特权,哪怕是穷潦倒到极限。

即便是到了现在,在人的脑子里还深深地落着作家与非作家的病根。更出现XXX要辞去作家称号的炒作闹剧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网络时代开始了,各种各样的圈、室、论坛,在这些虚拟的空间里谁都可以写文作歌,真到了“稻花香里说丰年。听取蛙声一片”的时代。南腔北调,而这些南腔北调出于各自的咽口,吟诵发声,读之顺畅、诵之朗朗,自然也是和他的韵的。而网络里关于体与韵、平与仄的争论也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展了起来。

我更不得其解。人们是需要天然的生趣呢,还是需要规矩的约束?我们没有了立场。在聆听多种文化的冲击与呐喊声中我选择沉默。

——和谐就好!和谐就好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