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虎峪辉金(原创)  

2009-08-27 14:09:09|  分类: 茶馀偶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虎峪辉金

 

经昌平西关环岛向西过陈庄,北行约一里复向西、十字路口转北行、过一村庄,即到虎峪景区。“燕平八景”的“虎峪辉金”就说是这里的景观。

初入景区,若不是有一处象征性的山门,我着实看不出这虎峪有何妙处。山门前一片沉寂,挺斜的坡面上干剌剌长着一些柏树与杂木,阳光火剌剌的燎人。

道路是崎岖的,山野是荒芜的,河道是干涸的,坑坑洼洼如同北京近郊随处可见的风景一般,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了。眼下看来、若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是不游虎峪的。

转过一处山嘴,仿佛有湖光。“高峡出平湖”,依山就势原来是人工修造的一处水坝。然库水平静如寂,水色深沉、毫无灵性。

有水库、然无可看之水、有山岗、可无可看之山。

道旁也有景点,曰老虎窝、曰豹子峪。无非两只死板板的“怪猫”,既不可爱也不吓人。如此而已。

转过两个山弯,到了水库地尽头,天忽然为之一暗,空气顿时凉爽了起来。陡峭的山崖使得空间与气氛一时沉寂,乌鸦疾飞、游走盘旋,寂寥空旷,神凄骨寒,过度压抑不可久留。

再过了一个山弯始有鸟鸣、但不见鸟的踪迹,也有泉响、但不见潺潺水流,在河沟的最低处,才知道溪水是从山石的底下流走的。此刻我才知道那水库的水原来并非一潭死水。

复前行、佰余步,看到清澈的水沼,并伴有各色的杂草。草青花紫,平整处以野生芦苇为最盛。一处处宽窄不过丈许的坝子,拦截起一处处水洼。水清无比、自然天成,多以河卵石为床。流缓处青苔绿绵覆盖。游鱼戏虾往来熻忽。净沙洁石,水清且洌、可以蕖足,可以净面,掬水敷面,消倦解乏,疲劳立消。

不远处即到了红房子,至此、天地为之一开,天成一湖,可以垂钓,有岸、可以烧烤。一棚山葡萄生长在湖边木头架上,如亭似廊可以休憩。山坡上有房有舍,零星琐碎,杂乱蛮荒,颇具天然野趣。

向北、沿途景点或以泉名、或以潭名,或山或崖,林林总总。

行路在溪流西岸,然西岸山势陡峭、道路高悬河沟两三丈许,沟壑不敢望其底,山峰不可望其顶。山岩呈层叠状,一层层码起一般,岩壁多生柏树,憔悴的几乎没有了树的样子,高不过三尺、龄已过百年,稀疏苍老,顽强的扎根在苍岩之上。

东岸山势蜿蜒,有脊、有梁、也有山峰,山脊山梁或树木葱郁、或片石如堆,山峰则似刺破山脊一般突兀如犬牙,洁白、参差。

行走间、见道旁落一石碾,我对同伴说:看来此地有人居住过。约行十余步、即见有核桃树一簇俏立道旁,更有碾盘与捣米的石臼横卧,倍觉欣然。

耸立在溪水西岸的佛崖如一坐庄严的浮屠。阳光由西照来、恍惚犹灵光普度,和着水中的倒影给人一种平和之美,安详之美。至此、地势宽展、水流平缓,可临水对饮、或为流觞之戏。

西行入山的深处,道行且难。山有分岔,行路多需扶壁、弯腰、不可直立。再深入,空气立马湿润起来,两山也一下子拥挤了起来。近山成峡,峡宽不过两丈,高耸不见山脊,陡峭的山崖多有渗流,人行峡中如“井底之蛙”。岩壁间多生植被,其间以“冬花叶”最为茂盛,茂盛为北方少有。溪涧巨石如滚、如棺、如车、如轮,更有登山者留字纪念。于是我才知道这里是北京某大学地质专业实习基地。

行到两山最窄处,两山坡脚连为一体,原来两山为一块完整体。有变化的只是坡底河道处平缓的河床。河床一全石而成,至河心有一分界线,东西两岸一为黑色,一为白色,且黑白分明。一同被水流打磨的平整,洁净。这里就是当地人称为“黑白石”的所在。

再向前行,一处处水流冲击的石潭。长宽丈许,深必齐腰,如《小石潭》一般,“全石以为底,近岸,卷石底以出,为坻,为屿,为嵁,为岩。”水清且洌、不漾不溢。潭中有鱼,往来翕忽。潭潭相连,水水相续,断断续续绵延百丈。至此不能穷其景随原路返回。

下午五时许由回到红房子的所在,小憩,回看日头偏西,夕阳西照,东西两山的容光明暗有异,一下子变得神圣,西山的颜色与轮廓被阳光淡化起来、模糊起来。夕阳透过西岸的山岭,呈现出七彩的光芒。金灿灿的映照着东岸的山坡,仿佛漫上一色的金装,呈现一番如金的妙境。我知道了虎峪辉金的由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