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也说荷花(习作)  

2010-06-22 08:53:24|  分类: 茶馀偶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也说荷花

 

“ 六月荷花荡,

轻桡泛兰塘;

花骄映红玉,

语笑熏风香。”

我原本有心吟唱一曲,没奈何念出的却是清朝诗人邵长蘅的诗句。 

 

北京的荷花要在七月分才有好看,可今天的荷花除了那份应有 “妖冶”与诗文中的“语笑熏风香”的热闹,这“花骄映红玉”倒是有的。相比清朝诗人舒位:“吴门桥外荡轻舻,流管清丝泛玉凫。应是花神避生日,万人如海一花无。”要好得多。

更别说我不是特意来观花的“好色之徒”。

 

因合作干系我一大早就赶到怀柔,由于没有事先预约,就要在这里等一小时许才能办要办的事情。

我不能干扰他人工作、就脱身离开,到怀柔水库大坝下游的湿地公园清游一下。

残舟泊绿藻,

青萍隐野鸭。

碧荷出清水,

绿叶衬红花。

一份生机,一份野趣,若不是因为水中的几具富有现代气息的雕塑,我还真以为到了一处天然的“野塘”呢!

 

且不说这塘、这水,更别说这堤、这栈桥。

虽说怀柔偏于一隅,但曾经举全市之力举办过一届世界妇女大会,因此、建筑与雕塑自然也是有一些水准的。

公园力求自然,虽不至于粗俗,但仍少不了那份造作。相比于本色地天然仍显得有些力不从心。

倒是这残舟与两株淡雅的新荷在这园里出落的清新脱俗,就像现代城市里的“犀利哥”,桀骜不驯,满是自信。自信地扎眼。

 

其实、这残舟不过是公园建设时留下来用于修花剪草,打捞清除,护理这片水域的工具,就像花园里的园丁,原本是打造美丽的。就像是北京基础建设服务工作者,更像是北京社会服务练上的外来工。捡拾垃圾、清理打扫、小商小贩、或保姆护工,也或者是你、是我。原本是打造风景的,反倒成就了这风景中的另一道风景。

 

荷花素有君子的好名,“出淤泥而不染”是花中的隐逸君子。而这里的几株荷花,因水体污染,营养缺乏,在加上早开,则更显得浅淡,飘逸。

荷花稳稳的站立在水中,一种说不出地另类,淡雅,若神超俊逸、标立清新;若傲岸耿介,不可有私;似栖息怡旷平淡无奇;更似是退位无争的贤士,真淳质朴,随遇而安。

荷花缓缓地开着,恬淡平和,可以慰心目、承清欢、引雅思,孤独娇弱,使人不忍折杀。

 

我再四思量,还有谁堪比这荷花?

 

我复念李渔的《芙蕖》,如诵经一般:“自荷钱出水之日,便为点缀绿波;及其茎叶既生,则又日高日上,日上日妍。
有风既作飘摇之态,无风亦呈袅娜之姿,是我于花之未开,先享无穷逸致矣。
迨至菡萏成花,娇姿欲滴,后先相继,自夏徂秋,此则在花为分内之事,在人为应得之资者也。
及花之既谢,亦可告无罪于主人矣;乃复蒂下生蓬,蓬中结实,亭亭独立,犹似未开之花,与翠叶并擎,不至白露为霜而能事不已……”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8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