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春雪如酥  

2011-02-27 12:42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春雪如酥

清晨、天空洋洋洒洒地飘着雪花,等落了地、全变成了雨。若不是残积在高枝的雪,似乎这春雪只能称之为春雨了。

我不知道这到底该称为春雪还是春雨,我不希望在此间纠结,似乎没有太多的必要,然而、每到此一刻我就会想到陕南老家的歌谣。

“下雨夹雪,冻死老鳖,老鳖浮水,浮出老鬼;老鬼搬家,搬出他妈;他妈纺线……”。歌吟悠长,而我已记不下太多,而这就是我幼小时期的韵律启蒙。

北京的春雪远没有陕南的寒冷,也没有陕南的情调。

春雨如酥润沃野,雪积成朵胜桃花。

水沁沙田堪顾影,鸟惊低树见新芽。

我以为以上的诗文才是我眼目中陕南春雪的写照。

陕南为秦岭山区,天然的沙土地,雨雪下到地上,积起一个个小水坑。水坑且清、且浅,倒映着树影,山影。

偶有麻雀走来,水中显现了麻雀饮水的倒影,麻雀就在一边嬉戏了起来,鸣叫着、吵闹着,或在水边梳理羽毛,也或在灌木间蹿动,从一个枝头跳跃到另一个枝头,惊起一朵朵雪花洒落在小麻雀的身上。

每到此时,树木的枝干都是湿呼呼的,粗大的核桃树与老榆树更是漆黑如墨,好像施于浓墨重笔。

喜鹊叽叽喳喳的在核桃树上吵闹,不一会、喜鹊们为了抢占老榆树上一个便于打窝的树杈打了起来。忽见有两只喜鹊如箭一般从树上掉了下来,空气中弥漫这一丝丝清欣的春香,田野得到了片刻地安静。

山地的平台出,生长了许多地软,一层一层、绿茵茵的。

“天山地山、牛屎变成地软”。

地软是山区沙地上生长的一种菌藻混合菌类,形同木耳。生长在山坡的地皮上。

因为这些地方常常是人们放牛的地方,所以地软有点像干透了的牛粪、被雨打开了的样子。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“牛屎变成地软”这样的误会。

每遇春雪春雨,小小的地软菌丝经雨水一淋,就展身涨大起来。此时、我们会来到山坡,用手轻轻的将它捧起来、捡回竹篮里。再将竹篮提到小河边,用流动的河水进行清洗。河边有水声,有笑声,还有“顺河溜鸟”啾啾的鸣叫声。老年、孩子,说着笑着,热闹着、将各自的地软洗净。

地软美味可口、明目益气,地软不能做菜,因为它一炒就出水,最适宜的是用来做馅蒸包子。

妈妈会将地软配以鸡蛋、小蒜(另一种野生的香草),或者韭菜,豆腐做玉米面包子,玉米面地软包子爽口利齿很好吃。

多见未见陕南的春雪、春雨,与妈妈的地软包子,眼前的只有这洋洋洒洒、落地成雨的春雪,孤独的春雪。

探手出袖,用手抚摸那枝头的雪,触指即化。从墙头团一把春雪放在手心,冰冰凉凉,其形如酥,团着团着、就变成几滴春雨,如泪般从手心、从指缝淌落。

原来北京的春雪是不能触及的。

春雪如酥,经不得团捏,如同我思乡的感觉,经不得怀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