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腔怨气说举人  

2012-02-23 09:49:10|  分类: 茶馀偶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腔怨气说举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 /草衣

所说举人是丹凤陈家村人氏,上传,陈家“溯源先世,发源江右(江西),肇迹山右(山西)”,“明迁居商州老君川”,“居老君河以来分为三院”。一门八进士为乡里称道。所说举人也是这陈家村中陈门举人之一。

陈举人驾鹤归天,为自己寻坟点穴,勘定这鱼岭东沟的北梁之上。同来着一族三院。

三院族人多实诚、厚道,故成事者甚少。其上无法推测,就我所知,除中院15代有入住县政府任办公室主任,某乡人武部长,下院出过县印刷厂高级技工一位,上院17代有入学武汉者,其他似乎别无良材。

举人生前预测,其身故,陵寝西下日后必建一水潭,积水凝气,造福乡里。既然他能预测到身后的建设,他就不能预测建设带来的其他伤随?何以置身后事于不顾,使后人承受诸多艰辛?

举人之言果然应验。

于上世纪70年代初,丹凤人举全县之力拦东西二河,在西河湾堆土筑坝,建成库容1038平方米的中型水库。蓄力和光、并在下游修建发电站两座,果然泽及四邻。

修水库之日,蓄洪区水淹东沟良田百亩,还有东沟唯一的稻田、水磨房。失去连接通往村外的唯一公路及众多村公共基础设施。东西二河迁出人口约30余户。另有沟口及西河湾多家因故土难离而迁回东沟村里。举人子孙仍以现存土地供养村民,生息多年。至80年代中村人口约30余户,高峰人口计130余人。时为鼎盛。

30多年后,于2007年6月25日政府对丹凤县鱼岭水库库区74户移民进行直补资金发放,库区移民74户288口人欣喜地领到了首批移民直补资金。彰显党恩无限,村人同呼万岁。可谁想过仍居住在东沟的人呢?

丹景公路从鱼岭水库西岸通过,2010年新农村建设沿公路一侧的岭南村住宅已经政府斥资刷新换白。前天从网友的照片中发现东沟村则依然暗淡失色。

经电话询问才知道所谓“政策导向”、所谓“新农村建设”!原来新农村建设不过是将路边的房子刷白!

思前想后,我以为东沟陈家无论上院、中院、还是下院比为陈门不屑,或为陈门之贫贱者。不然何以将他们从陈家村迁出?而追随守护安葬在坟墓中的举人。

忠乎?孝乎?贫贱乎?不肖乎?

也许是后人地位地下,些许是他们习惯于承受更多负累。总之、他们是要承受的。

昨天他们要承受远离乡族的孤独,此后、要承受失地流离的悲伤,其次要承受地贫人多的负担,此后还要承受“新农”政策的偏失与不公。

他们习惯了承受,他们有足够的宽容与忍耐力。祝福他们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