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乡村人物记事之二《人生若如花再开》  

2012-02-25 13:31:22|  分类: 茶馀偶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乡村人物记事之二《人生若如花再开》

/草衣

米绒姑姑去世了。

最后一次听她讲话、是她去西安看病时在弟弟那里打给我的。

那天、三弟打电话给我说:“米绒姑姑来西安看病,现在在他那里。”多余的话弟弟也不好言语,于是就将电话给了米绒姑。

电话那头,米绒姑的声音依然亲切、热情,满是欢欣与喜悦。她说:“民、我到西安看病来了,在刚子这呢!”言语中充满感激。我不知道说好还是说不好,为之木讷,语塞,心里酸酸的。

我问了米绒姑的病情,她说:“我看医生的样子,只怕是啥瞎瞎(音:奤奤)病!可能看不好了。也不知道你啥时候回来?也不知道你还能见到姑姑不?……”一时我失声、流泪,哽咽着不知所言。

就此一别再无相见。

米绒姑大我七八岁,她不是我的亲姑姑,但与我的姑姑们一样亲。

人常说:远亲不如近邻。米绒姑就是我的近邻。

米绒姑做姑娘时住我家东北向的坎上。她幼年失母,故与我妈妈关系甚好。后来长大了也没有离开本村,嫁给了我家对河边姨奶奶家的叔叔,这样一来自然是好上加好,亲上加亲了。

米绒姑打小人就长得漂亮。上有一哥一姐,深得家人痛爱,如我这家门长孙一般。

生产队哪会,我家一直是缺粮户,很难奢侈的去照一张全家福,而他家的全家福照片中就有我小时的影像。

照片中两个姑姑与故去的达达手里各拿着一本红语录,而我就坐在大爷爷的怀里。那也是我见过的我最小时的照片。

米绒姑姑爱花,大爷爷便喜欢种花。房前屋后都是花、在农村是不多见的。大爷爷擅长中那种根茎像白薯一样的大红花,花枝生长一人来高,红花开得小木碗一般大,娇艳欲滴,胜过牡丹,最是富贵可人。

她家楼门外是几株木槿花,有紫色有白色。房山后面与院墙边是一水的帽帽花,更有石榴,红桃还有梨花。而米绒姑姑尤其喜爱的是猪圈西侧靠院子的那一簇菊花。

小时候若我去她家玩,看到那种大红花、只要张口她都会毫不吝惜的伸手为我掐一朵来,让我悄悄带回家去,为的是不让别的孩子看到学我的样子。而想要一朵秋天的菊花却是很难、很难。

米绒姑姑爱那菊花,总要让那菊花自开自放。一点点干枯,,老到冬残,老到最后一缕残香散去。即便凋零已尽,也不会折取一枝。只等着冬季来雪、为菊花覆盖一层厚厚的寒冰,待来年春暖,,冰雪消融,菊花会在雪水的滋润里再生。缓缓的从一冬的尘土里,发芽、蜷曲、成长、含苞、开放。

米绒姑姑讲:“秋天花少了菊花才开,菊花是有灵性的!掐折不得!你待她好、她明年还会开!还会开的更多更好!”

春天的迎春花开得最早,一串一串黄晶晶地,像一个个小金喇叭。

约三十年前的一个春节,大致是初三四的光景,那天的天暖暖的,蓝天晴好。屋面上的积雪刚刚融化,还在滴滴答答的落着檐水。我坐在屋檐下一边晒太阳,一边看妈妈纳鞋底。只见米绒姑姑手里拿着一束奇怪的花,与一把子迎春和几朵柏树枝子,喜滋滋的从两旁堆雪的路上向我家走来。

太阳灿灿地,雪白地耀眼,照耀着迎春花的金黄与那奇怪地花儿。那花枝苍叶翠,花色金黄。等走近了我才稍稍看出些名堂。

原来是她将迎春花摘了下来,一朵朵的插在柏树叶如鹿角一样的枝杈上,零零星星,煞是好看。

她说:“这是给你们的!”

于是我赶紧进屋拿了个瓶子给她,让她把那花在瓶子里插了起来,放在堂屋悬挂的毛主席像下面。

那一年的来客都觉着这花新奇,鲜艳。甚至胜过了那一年的年画。

米绒姑姑出嫁后家里也种菊花,种了好多盆。

后来、有一种七月菊与蝴蝶花疯也似的、铺张地长满她家的房前屋后。

冬去春来、她娘家院子里的九月菊还是那样安然的老,安然的生,安然的开放。

我寻思:“这人若也能向菊花一样该有多好呢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