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《桥》-------关于列石的思念  

2013-12-01 09:43:44|  分类: 闲情偶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桥》-------关于列石的思念

 

【原创】《桥》-------关于列石的思念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 

陕南多山,多山也就多水。沟沟岔岔间时常咆哮,白浪激流最是难耐,因此我对于桥就有了特别的渴望。当然、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渴望。

由我的村子外出一定要过一溪一河。溪畔凌空的石砬子上搭起两三根柏木树干当作桥;而那河就是老君河,因河岸过宽,老辈人在河床上排列一溜巨石,在巨石上再搭三五根原木捆绑起来当桥用。

老君河上游经常发水,因此、在我的记忆力除了高高的一排列石似乎再没了桥的记忆。也只有那一列列石时常在我的心里泛起一丝关于桥的影子。

没有桥,河两岸的人要去对岸,必须蹦着、跳着、踩着那一列石头过河。过河时、若两岸都有人,就会相互打招呼,相互礼让,先紧着事情着急的一方通过。若有些事情是对岸能帮忙代办的,打一声招呼之后就不再过河,要办的事情就交由对岸的代办好了。

列石上常常会发现一两位健步如飞的男子,那男子偶尔会在脖子上挂几个书包,在腋下夹带一个或两个小孩,那是热心人在送上学的小学生过河。小时候我也被某个叔叔这样夹带过。然而、即便是身法矫健,若遇天冷石头上结一层冰溜子,或者因青苔湿滑,一不留神就可能掉进河里。而掉进河里的事也已司空见惯。为了避免掉进河里,女人们往往会脱掉鞋子,卷起裤管,慢慢的趟水过河。趟水途中若遇水紧浪急而涨被冲走也是有的。

雨季、水流滚滚,那列石头在水下若隐若现,水再大些列石踪迹全无。面对齐腰深的水流、谁也不敢过河。若有要事或急事需办,必须绕道三五里路才能到河对岸。因此、河水的深浅与天气、水流的变化就成了村里人每天必议的话题。

两岸人说着、笑着、叫嚷着、相互帮衬着过了一代又一代。虽然辛苦,但总没有影响到人们的生活,一样的买卖采购,一样的求医问药,一样的迎来送往。

后来,水利局用几根钢缆将两岸连接,钢缆上铺上一块块木板,在河上修建了一座没有栏杆的悬索板桥,两岸的人民欣喜无比。

走在桥上,板桥摇摇晃晃的颤动,咯吱咯吱的出声。若一步节奏不对,弹起的桥板会反击你的脚板,因此、外乡人一般是不敢独过桥的。若有客人要过河,必然先在对岸喊叫亲戚或者熟人过桥来接。

两岸的人们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过桥、行路、过日子,一走就是十几年。也有走不惯这桥的依旧走列石,依旧在列石上跳跃过河。

多年后、我参加了北京的基础设施建设工作,参建了多座大桥。然而、桥越建越大,路越修越宽,可交通却变得越来越拥堵。行走在路上远没有在列石上跳跃的愉快,也没有被叔叔夹带在腋下的舒心,倒显得比在板桥上行走还要提心吊胆。不过北京的人们也在聊,聊北京的桥,北京的路,还有北京的交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