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留仙坪散记 (二)白庙沟-----------舅家火塘、茶  

2015-02-12 17:56:48|  分类: 闲情偶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留仙坪散记  

留仙坪散记  (二)白庙沟-----------舅家火塘、茶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(二)白庙沟-----------舅家火塘、茶

撰文:草衣

 



白庙沟是母亲的娘家,而今住在那里的同胞仅剩大舅一家了。白庙沟那地方是:中间一条涧溪、两侧山崖壁立。沟沟岔岔最多,难见半分平地。

        妈妈和她的两个姐姐、大舅就出生在这个地方。妈妈与两个姨出嫁后就剩大舅一家人在此居住了。

每到拜年时节,我们会在大姨家聚齐,然后各自挎着馍拢子一起去大舅家拜年。

当地说:“幢下5里吊,幢上5里坡。”大舅家就在幢上的白庙沟垴。留仙坪散记  (二)白庙沟-----------舅家火塘、茶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荒山野道,顺着河流行走,曲曲折折,河水清澈,四季长流。山坡多生松柏及橡树,山间冬青篁竹,时有山棉花如雪般生长于道旁、岩间。表哥最有身手,入山不久就会采得山棉花大把。表哥也最是淘气,他会走在一行人的前面,不时摇动采得的山棉花花枝,山棉花在表哥的手里铺天地飞,如花似絮。

若与下雪、或逢暖春山坡冻融崩塌,无论老幼都需要依仗而行,如此行路就没有那么好玩了。但真到下雪天大舅都会自己下山,一样相约在大姨家吃饭、不让我们进山的。

靠山吃山,山上有的是柴禾,即便是冷冬寒天,大舅家里也不会冷。

坐北朝南,大舅家的房子建在一处开往平整后的北坡上。院子无需砌墙。涧底的路上进院子要爬好几阶台阶,想要进屋子还需再爬三米多高的台阶才能进屋。

屋子进深约莫一丈八九,三间瓦房,当庭两个明柱,沿柱子扎了界墙,除了堂屋东西两间分别隔成三个居室。

西北一间是厨房,厨房以搭起的半月型土灶为主体,灶台南侧靠界墙立一个台架,用于放置米面粮油等一般物事。灶台东侧之案板,案板紧挤着堂屋的大柜,柜上供着历代祖考的牌位,旁边另有一个玻璃插屏,屏上书写:“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”。

我们会将拿来的礼物拢子放在柜子上面。

柜子紧挨北檐墙,墙上悬挂一副中堂,中堂上写绘一上山老虎,老虎两侧分别悬挂两条福当做对联,上联写:虎行雪地梅花五,下联写:鹤立霜天竹叶三。留仙坪散记  (二)白庙沟-----------舅家火塘、茶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东侧分隔开的那两间,前檐那间是大舅与大妗子的卧房,后檐那间是堆放杂物。

进了前檐小房门、右手边就是大火炕。火炕烧火的炕门设在堂屋进门一侧。

在东前檐小房隔墙墙跟部正中,掏一个炕洞与火炕想通。另外在炕洞外、紧挨炕洞的堂屋地面上挖一个一尺见方的火塘,火塘上方还开挖一处“窑窝”,有类于西方的壁炉。

就在我们放东西的时候、大妗子会拎起炕门火塘上挂着的壶给我们倒茶,将我们让道炕门边上烤火,喝茶。当知道谁在大姨家没有吃好饭,就会到厨房抱出一个小罐,从罐子里舀一勺茶面倒在碗里,再用勺子在大油罐里抄些许大油也放在碗里,然后再用茶壶里的酽茶去冲泡茶面与大油,冲一碗面茶给孩子们喝。

大舅家的茶,是砖茶,这壶茶大舅一大早起来就煮上了的。

冬天、人们现在家里,备好的柴火与粮食,若非天好一般就不在出门。

清晨起来、点一把柴火在炕门的火塘上,等火烧旺了、再从门外抱一颗树根架在火塘之上。如是往复,这样一个冬天的火是不会灭的,自然、茶也不会断。

生好了火,用水冲洗一下昨晚喝剩的茶根。茶壶大小约一尺多高,底大口小,呈锥形。再从柜子里取出一块砖茶,用刀背在案板上砸开一块放到茶壶里,蓄满水,从门后拿来三根乌起码黑的木棍靠墙支撑在火塘上,将茶壶掉挂在支起的木棍中间煮茶。留仙坪散记  (二)白庙沟-----------舅家火塘、茶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白庙沟沟深,涧也深,深涧的河沟里会有一种极为好吃的冷水鱼。

小鱼长不足三寸,圆鼓鼓的,小辣椒那么粗细,小鱼傻傻的,我们用竹筐就能直接捞到。小鱼内脏不多,简单挤一下就全部干净了。

饭后的晚上、大人们会在火塘边说话、拉家常,我们会将一天所捞的小雨放在火塘上的“窑窝”里烤食,再配以妗子的油茶,真可谓滋味香美。

人家说“外甥是舅舅家门的狗,吃饱了就走。”我那大舅家的“狗”可是不少,而我这只,差不多快三、五年没有登门了。留仙坪散记  (二)白庙沟-----------舅家火塘、茶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
  
留仙坪散记  (二)白庙沟-----------舅家火塘、茶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