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  

2016-12-03 14:16:48|  分类: 闲言碎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摄影:玄远

撰文:草衣

    


   在一些古老的村庄里行走,一棵树、一处庙,一处老宅、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甚至一个简单的图案都会带给人这样或那样的一些感受与故事,这些感受与故事张显着这个村子的古老与渊源。  

    南口檀峪村以树闻名,其村名也正是来源于村北、那颗据说已有3000余年树龄的青檀树。
   
慕青檀树之名,我来到地处南口的檀峪村北。村子西北生长青檀树的地方被保护了起来,还立了碑。经自然繁殖、这颗青檀树已旁生出几颗小树,历经百年,这些旁生的小树已与老树同高,几欲成林。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    青檀树的东侧有小路崎岖,但可通山颠。

    驻足南望,灰色、安静的部分是老村;鲜艳、张扬的部分是新村;村子的建设一点一点由山坡向马路靠拢,一步一步从山地上走向平原,占领了平地与河岸。后面的村子老了,前面的新村以一种不可琢磨的风格打破了旧村的安静与和谐,又以不可预见地速度、形状、风格将老村替代,变得名不副实。

    檀峪村北坡有一处小庙,站在庙前的平台上,依稀可见旧村中隐藏着几处石头垒成的院落。石漫的院子,屋面也以当地的石板替代了青瓦。围墙是用块石头垒砌的,房屋的山墙、檐墙也是石头垒砌的。因为身处屋后,我不能看到院落的具体情况,于是快步下山进村。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    来到这家院子,我看到这出院落墙院俨然,门垛尚在,只是院子里没有了住家之人。

    院子已经荒芜,虽然草木已经干枯,但仍安静的保持者其原生时地逶迤、拉扯,掺杂与生长的状态。曾经这些剌秧,荒草沿着墙根肆意的进院蔓延,在空阔的庭院里毫无限制地生长,占领了墙头、井台、屋门,窗户,以及任何可以生长的地方。
   
房屋的门紧闭着,门上挂着铁锁,门栓上生着铁锈,门板上的门神有一侧尚存,半打着卷,遮上了门神的面目。木的窗棂支离破碎,原本纸糊的窗户大半被破旧的床单替代。房屋的山墙几欲坍塌,露出早年的石灰、与混合的鸟粪、参杂难分。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    偶有小鸟叽啾飞来,忽而飞入破损的窗户,只一瞬间便又折飞而出。近山的那家,有小松鼠在石板屋面上走走停停,悠然自得,忽而也会跃脊飞檐,窜入屋内。

    一线阳光南来,通过院墙的门垛,照进院子,另把几缕光线和着邻家的炊烟里一起飘了过来。温暖、清明的院子默不作声。回想这家的主人当年的日子,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?

    我一个人站在院子里,那些断壁残垣让我不安。既没有主人的挽留,也没有主人的拒绝,想在院子里多留一会,或者在院子里小坐一刻,喝一杯茶,是一种什么样的奢望,有是一种多么尴尬的心情?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    初到南口是三十年以前。
    
三十年以前的记忆里有路边灰白色的树干,有坦克驰聘的黄烟,还有风、与风扬起的沙尘......

    也有骆驼、还有原野上,山坳里,那一处处俨然用石头盖的房子……
   
三十年后,路边那些灰白色的树干在整齐地、红白相间的路桩的映衬下变得葱郁。柏油路上不见了坦克驰聘的黄烟,平地里少了风、与风扬起的沙尘。也不见了路边拴着的骆驼……    

    可那些、或依山、或傍水,原野上,山坳里用石头盖的房子因为缺少了人们的保护、已不多见......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    或因为被人遗弃而衰败,或坍塌,或是被拆掉,仅留一片一片方格状、遍布瓦砾的废墟,和一处处长满荒草的断壁残垣。

    我不禁感叹,失去了保护,有些东西还可以再有,而有些东西却将一去不复。

    发展是必然的,但发展是否要牺牲传承?牺牲传统与民族个性?与其为失去而叹惋,不如尽早地向对待青檀树一样将其还好的保护。    不要等到失去后才后悔!好在这一切都不是太晚。

我喜欢这檀树树,也喜欢这些古老的用石头盖的房子。

青檀树与古老地用石头盖的房子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