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兵车去处西风烈  

2017-12-22 17:41:39|  分类: 叹惋感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兵车去处西风烈

撰文:草衣  图片:部分来自军事网络

兵车去处西风烈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冬日、经南口入塘鲵沟上山。山上有朔风北来、风刚如嘶,树木萧条处,有枯叶随风。好在晴空万里。

看昌平一带高楼林立,南口井然有序的铁路、道路,路上悠然行走的路人,流村一带的果园、厂房、兵营。山坳里俨然安静的村落,蜿蜒出入的柏油马路,作为一个城市建设者,我的心情为之欣然。

曾经那些尘土里轰动的坦克装甲,那些暴土狼烟的道路,那些偶遇的、背负沉重的拉练队伍,还有那些可以踩上去系鞋带的房檐屋舍已经不复存在,早被近30年的基础建设换代更新。

迎着风,我站在这高高的山岗之上,我不禁想起一段久传于昌平的谚语:昌平的葱、南口的风……”

因其他两句语意不雅,姑且不提了。什么秋风扫落叶!南口的风有多么厉害,多么的瘆人,其环境非亲历不能体会。兵车去处西风烈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昌平南口地处太行八陉最东端的关沟南侧。入沟后,分别有居庸关与八达岭长城两处雄关,该地段受南北落差的影响,塞外的风一路酝酿后,从八达岭一股脑滚下山,出了居庸关就在南口扯着嗓子咆哮,飞沙走石, 漫无际涯,有摧枯拉朽之能。

立足山头,有落叶顺风,擦身而过,看着远去的落叶,谁会了解他最后的行踪?谁又知道哪远去的叶,要去多远才会彻悟自身的本真!时空飞逝,我的神思陡然漂移。

大裁军后的1985年冬天,集陕西三地之青年百五十余人应征,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军装,背着背包,由古城西安乘绿皮车来到北京站。下车后、又爬上一辆辆高槽帮、敞篷、编号为T92-XXXX的军绿色解放卡车。

上车后,带兵排长让新兵将背包放在车厢,坐好,一路前行,路过了天安门广场。初次看到天安门广场的喜悦,其心情自是无法言表的。兵车去处西风烈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一路继续,眼前的高楼渐稀渐少,再后来也就没有了。记忆里除过寒冷就只有寒冷,除了荒凉就只有荒凉,而对于北京的喜悦也渐渐地被失落与离家的感伤所替代。

又行一程,慢慢又看到了城镇,在一处叫三工校的地方用餐。原本想着是不是会留在那里,不曾想饭后就被通知上车,继续前行。 出了县城向西行,眼前出现的尽是荒漠、山峦,还有剩下的失望,失落,与相伴相随的寒冷。

新兵们默不作声,因为路途遥远,接兵的排长有一句没一句的与车上的新兵逗闷子。带兵的排长是湖北人,可不管排长怎么鼓动,新兵们一个个面如霜冷,对排长的话语提不提一点兴趣。

大约到了流村,车上有新兵实在憋不住了,就大声说了一句:我想尿尿!话传到排长那里、排长就问:谁要什么?再说一遍!

那新兵忍俊这说:“尿尿呀!想尿尿!”兵车去处西风烈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车上的新兵才都笑了。也有的附和着说:想尿尿!不是想要啥!

解释了好久排长才弄清情况。于是起身拍拍驾驶室的车顶,叫司机停车,让新兵们下车小解。

停车的路床之下是一片平地、平地的土尽被大风吹的干净。

地里有方方正正的树坑,树坑里规规矩矩地栽种了一株又一株胳膊粗细的山楂树,山楂树被修剪的像神话剧里的神木,可山楂树生长的土地上除了一层顽石平铺在地,似乎看不到一片壤土。

又行一程,我们到了西峰山,分连队、分班级,在认识了自己的连长、排长,班长之后各自被班长带回班级整理内务。

那一夜、新兵们各怀梦想,枕着夜风的嚎叫入睡。兵车去处西风烈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第二天,新兵对老兵说:“这里的风真多呀!”老兵说:“西峰山的风不多,每年只刮两场,一场风刮半年!”

此后、新兵们白天在风里训练,晚上听着风声入眠,清晨,拿着各自的脸盆去操场捡拾风吹来一夜的垃圾石块, 直到第二年的三月份。

一别三十余年过去,我就像操场上随风滚动的石头,因为没有被新兵捡走,就在这里落地扎根,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战友,并参加了地方建设。

站在山上,望着眼前的一切,伤感与喜悦同在。不仅仅是因为在这里有我一同学习训练的战友,也不只是这些更新与建筑中的许多项目都有我参建的心血。

三十年后,面对这山风,就像是一场久别重逢。兵车去处西风烈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再三琢磨,既然又得相遇,又何须心怀欢喜?既然:后会有期,又何须扼腕感叹?

兵车去处西风烈,秦上转篷下燕关

 “酒尽歌终问别后,泛萍浮梗两随缘” !

岁月的记忆,就像水里的浮梗,风里的草木,一片一片,一丝丝在季节里纷飞,有的会渐去渐远,直到忘记,而有的会默默地回归,回报给根的给予。

重逢与别离,得到与失去,既然一切都不可琢磨,那就怀一颗感念之心,让一切随缘吧!

兵车去处西风烈 - 蓝色心情《茗烟斋》 - 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