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心情之《茗烟斋》

"狗啃骨头人抽烟,驴啃树皮发闲情"俺谢烟少酒、这里就叫《茗烟斋》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众鸟高飞尽、空留一雁悲, 金乌西坠时、啾啾思念心。 我本南来雁、莫伴林枭飞, 独步过苇蒲、回看孤爪痕。 清清浅滩冷、凄凄只雁影, 欲诉我心仪、低头向流水。 风动起浪花、泛起岸边沙, “我也南山南、曾伴不老岩, 斧劈刀割罢、霜侵风蚀久。 风起尘落后、终成一沙丘。 依恋山外风、独身在天涯” 雁听悲声怯、相伴一坪沙。 振翅归故园、顾影复忧患, 仰头当空叹、独对冷月影, 月色本冷艳、相对两无言。 常伴孤寂夜、枯守茗烟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崖屋荫”考  

2017-03-11 16:32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崖屋荫”考 

  

   撰文:草衣

 

   

     晚间与陈家村的一个本家在微信里闲聊,他说家谱中记载:鱼岭村陈家门有个叫登有的住在崖屋荫,登有有一女,该女生于光绪三十一年,嫁给张村张学政。”可问了家里的老人,老人也说不清家谱中所提到的岩屋荫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 我以为崖屋荫就是鱼岭东沟村北樔树圪塔子(当地读音;一种麻栎类乔木)北坡与大石沟口之间,现状大片梁南面的沟里。

    关于读音,当地人读:“nai wu ni”这里,nai 在当地就是指“崖”的意思;wu“屋”字不作解释;ni“荫”,当地人在打土墙是会说把土用水ni以下。我以为在家谱的记载中,先贤必是用了这个字。

    所以崖屋荫就是现今人口中的nai wu ni。

    《徐霞客游记》记载“溯之入,十五里,为景村。山复开,始见稻畦。过此仍溯流入南峪,南行五里,至草(chao)树沟。” 文中“草(chao)树沟”可以肯定应该是“栲树沟”或“樔树沟”(当地人读chao shu gou)。因年幼时,我曾随爷爷由老君沟的鱼岭村步行,翻苍龙岭,经留仙坪,走分水岭北上,北出“樔树沟”去过洛南的景村,故有记忆。但因当时年幼,只知其读音、不知道具体的文字写法。我以为方言读音与文字记载的差池总是有的。

    以崖屋荫沟为界,崖屋荫最少应改分崖屋荫沟口和崖屋荫沟两处庄院,崖屋荫沟口的庄院,就在现状崖屋荫沟口正对苍岭根的几处大石头南侧,原来大石头附近分别有几棵柿子树与核桃树,大约在1976年左右还能看到庄院的大致轮廓。因为那时去庵底或大石沟要从哪里过河的。

一侧,大石沟、留仙坪有亲戚,每年都要经此路过,再则,这里原本属于鱼岭村,幼年时长要去崖屋荫沟里放牛、打草,所以对崖屋荫甚是熟悉。

    崖屋荫不缺饮用水源,沿沟植被丰茂,有松、樔木,皂角,杜仲,水杉等树木。因崖屋荫南面被樔树圪塔子遮了阳光,所以整条沟都比较阴冷。但大片梁一带,是上好的耕作田地。至今仍保留有诸多荒废的梯田。

    此地有一处古老的大宅,虽只留下些残垣断壁,但屋舍格局考究,正房、厢房、一应俱全。另有碾盘散落于附近。因年久荒废,葛藤蔓衍,杂草恒生。但院落处生长有上好的月季花,每只春末夏初,姹紫嫣然。

    初次见到时,我总以为这里必是一处上好的修行之所。

    想当年,所居者守训耕读,忠孝传家,“结庐松竹之间,闲云封户;徙倚青林之下,花瓣沾衣。芳草盈阶,茶烟几缕;春光眼前,黄鸟一声。”

    哎!想想也是醉了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